退回
29/06/2022

一位医生伊琳娜目睹布恰大屠杀的故事

我名字叫伊琳娜。我是一名全科医生,我在被占领的布恰住了两个多星期。当时我是附近唯一的一名医生,因此我的房屋变成了一所临时医院。

2 月 27 日,乌克兰军队阻住俄罗斯坦克车队在布哈的Vokzalna街上,防止俄军攻击伊尔平和基辅。几天后,俄军占领布恰市。人们心中一片恐慌。许多人试图逃跑,但立即被毫不在意的入侵者射杀。入侵者不在乎车上贴着一张 “里面有孩子们”的纸条。

人们很快发现我是一名医生,并立即开始问有关健康问题。我身上只有一袋紧急药品。我让朋友传递给乌克兰军队我家里所有的药品。那时谁知道我们还需要绷带、止痛药、抗生素……我们错了。

几天过去了,我接到第一个电话,说话的市两个伤员的邻居。他们的车子在穿过俄罗斯检查站逃离布恰时遭到炮击。他们设法开车进入我们的街道上以挽救他们的生命。一颗子弹击中了女人的脚踝 ,另一颗子弹击中了孩子的大腿上。

小女孩不停地哭泣,我不得不给她一些止痛药和绷带。但是我身上没有孩子需要的药物,所以赶紧跑到邻居那里想找。当我回来时,他们已经离开了,希望步行能到基辅。我真一无所知,他们将来发生了什么。

几天后,一位孕妇来到我家。她怀孕第40周了。上大学市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妇科医生,其实当时我没有任何技能。 “无论如何,我们会接生宝宝的”,我鼓励孕妇。

3 月 8 日凌晨 4 点,她的羊水破了。那一刻,我们家没有电,没有煤气,没有暖气,也没有水。我不得不点着蜡烛进行手术。我们取了一些水,但天气很冷,我们没有办法加热。宝宝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生下来就干干净净的样子。我们只是用毛巾擦她一下,然后把她包起来。宝宝叫爱丽丝。

第二天我们决定试着离开布恰。我们坐了一辆车。小车上有丈夫和我,共还有四个孩子,还带了一位邻居家的女孩,一只狗和一只猫。我们被告知手上要带白丝带,我们车上贴了一张 “里面有孩子们”的纸条。这简直是​​一场噩梦。被杀平民的尸体躺在路边。

We had to pass several Russian checkpoints. We deleted all stuff from our smartphones. If

我们不得不通过几个俄罗斯检查站。我们从智能手机中删除了所有内容。如果他们找到照片或其他东西,他们肯定会立即向我们开枪。我们花了 8 个小时才完成了 40 公里的路程。开车时大家一直在祈祷。

有人告诉我,3 月 13 日,俄罗斯人把我们的房屋变成了他们的总部。辛亏我们没有和他们见面。

3 月 31 日,俄国人撤退,解放布恰地区。

几天之内,世界终于看到了他们留下的那些暴行和战争罪行。

这是一个有感情的生存故事。但被俄罗斯人杀死的成千上万乌克兰人已经无法给大家分享他们的故事。大家要分享战争罪行的真相,要将俄罗斯绳之以法。

*所有故事都是真实的,取自采访、故事、录音和个人博客。请此处点击观看乌克兰语的原创故事。

Other survivor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