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基塔作为志愿护士加入了志愿医疗营,参加抵抗

“2月24日,我的闹钟设在早上6点,原本计划进行商业摄影。凌晨5点,我被爆炸声惊醒,战争开始了。在那之前我经历了两天非常艰难的拍摄,几乎没有睡觉,一点也不警觉。我本打算周末好好休息。现在我在基辅的‘志愿医疗营’ (Hospitaller)当志愿护士。哪怕没有太多的工作,我们睡眠也很少。

你的机体和思维慢慢重置为战斗模式,你可以从任何地方获得所需的能量。有时这仍然像某种噩梦,感觉我会从梦中醒来,然后我明白只有我们大家团结在一起,才能终结它。”

来源:Humans of Ky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