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Speeches。190天的宣传,俄罗斯政客言论的“演变”

17/09/2022

War Speeches在线工具的帮助下,民间网络OPORA调查了占领国在对乌克兰半年战争期间的公开言论。

俄罗斯宣传主要集中在为扩张和殖民政策的辩护上。“打击纳粹主义者”、“保护顿巴斯人民”、“多极化世界秩序” 等已成为既定叙事。

为扰乱和影响西方对乌克兰武器的供应,俄罗斯方面采取了各种具有攻击和侵略性的宣传手段。克里姆林宫时刻不忘把乌克兰拒绝谈判作为这场冲突的导火索——似乎乌克兰必须单方面执行侵略者的最后通牒,特别是在领土要求方面。

此外,俄罗斯宣传在实施勒索和恐怖政策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经过六个月的全面战争,有关俄罗斯使用的各种话术的信息已被统一起来,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说过什么。但为了达到目的获取让步,他们依旧选择继续采取这种敲诈勒索的犯罪行为措施。

“特别军事行动”的不成功导致目标和任务的转变

 2022年2月24日之后,明确“特别军事行动”的任务和目标成为克里姆林宫的主要任务。

俄方显然没有预料到乌克兰会如此顽强抵抗,因此开始匆忙制造以及宣传虚假信息。该宣传主要任务是为俄罗斯联邦犯罪政权的殖民政策及侵略扩张进行辩护。

全面战争的根本原因是许多人无法理解的概念,让乌克兰“去纳粹化”和“非军事化”。然而,俄罗斯军政司令部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误判。同时他们也清楚认识到要拿下乌克兰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

随即,“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的叙述出现在公共空间中,当对抗已经持续了半年多时,这种叙述似乎越来越少了。

普京在 3 月初表示:“特别军事行动正在严格按照计划进行着,目前进展一切顺利。”

与此同时,俄罗斯外交官佩斯科夫对外表示 “有关特别军事行动会在几天内结束的信息是不真实的。”

俄罗斯联邦的领导层向其本国公民证明“特别军事行动”具有一定计划性的同时,却从未向社会通报该计划规定的时限或已宣布目标的目前执行情况,他们只是在不断编造和制定新的目标。

在乌克兰纳粹主义发展的问题上,俄罗斯的宣传并没有丝毫抑制自己的幻想。

“在‘特别军事行动’中,俄军没有与乌克兰正规军发生冲突,而是与民族主义团体发生冲突,”普京为俄罗斯阵亡士兵辩解道

而在 5 月初,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接受意大利电视公司《Mediaset》采访时表示,“当俄罗斯军队将乌克兰国家营的战士俘虏时,我们立刻就能看出他们的真实身份:他们身上都有纳粹万字符标志形式的纹身,武装党卫队的徽章,以及希特勒《我的奋斗》的引文。

拉夫罗夫本人对纳粹主义如此着迷,以至于他称最狂热的反犹太分子通常都是犹太人。 “就像我们常说的,家家有丑儿,” 他说。他认为乌克兰存在纳粹主义,主要是因为其总统是犹太人。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内比西亚(Vassily Nebizia)表示“‘乌克兰纳粹’甚至不屑于最复杂的酷刑和屠杀。这足以让人回想起那些平民被国家部队折磨致死的令人震惊的发现,他们残缺的尸体上还烙着纳粹万字符的标志”。

与想象中的乌克兰新纳粹分子的斗争成为俄罗斯联邦最高官员关于对乌克兰采取侵略行动的正当理由言论的一部分。然而,纳粹主义随着另一种叙述的出现而发生了转变-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运作。

拉夫罗夫:“美国正在俄罗斯边境发展新纳粹分子和极端激进分子,沿着五角大楼建立了数十个生物实验室,进行旨在制造生物武器的实验。”

与此同时,俄罗斯领导人提出了保护顿巴斯地区的民众和讲俄语的民众的想法。他们在完成 “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一阶段之后主要专注于此。该阶段完成的标志是俄罗斯军队从基辅、切尔尼戈夫和苏梅地区的撤出。谢尔盖·绍伊古 (Sergei Shoigu)将此撤离行为为阶段性胜利,而拉夫罗夫认为这是一种“善意的姿态”。但事实上,这只是俄军遭受了重大损失以及在九个方向失去陆地作战能力之后为自己找的台阶罢了。

保护顿巴斯地区的民众已变成了由以下四部分组成的口头禅:

● 2014 年政变;

● 在顿巴斯进行了8年的种族灭绝;

● 杀害平民;

● 违反明斯克协议。

此外,俄罗斯没有忘记特别强调俄罗斯领土正面临危险。

 “我们的士兵和军官阻止了一场已经笼罩在我们祖国上空的真正危险。凭借他们的勇气、决心和英雄主义精神,他们阻止了一场按照别人的设想可能会在我们的领土上发生的大规模冲突,”普京在谈到乌克兰可能对俄罗斯发动袭击时表示。

然而,由于乌克兰东部地区的“解放”迟迟未能实现,俄罗斯宣传又开始大量使用“反对西方”、“乌克兰是一个西方“反俄” 项目、“北约东扩”及 “追求世界多极化”的叙述。所有这些都是在为“特别军事行动”任务的完成和失败争取更多时间,因为一旦在俄乌战争中失败则意味着专制制度的崩溃。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内比西亚(Vassily Nebenzia)表示,“仇俄已成为乌克兰政府的主要国内外战略。如今,就像你们说的,这不仅仅是一场对乌克兰的战争。而是西方与俄罗斯的集体较量”。

北约东扩已成为俄罗斯发动战争的既定理由,据称对俄罗斯联邦构成了威胁。与此同时,对于联盟中瑞典和芬兰的加入 似乎并没有引起俄罗斯地缘政治家们的强烈愤慨。

引用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峰会上的讲话——“北约向芬兰和瑞典的扩张,不会对俄罗斯构成直接威胁,因为俄罗斯与这些国家没有问题。”

事实证明,俄罗斯对北约扩张不满的真正原因在于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可能性。

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表示:“乌克兰加入北约可能会导致俄罗斯与北约成员国之间产生领土纠纷。这是乌克兰加入北约与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最大的不同之处。” 此话也间接表明了俄罗斯的野心,即乌克兰加入北约可能会成为俄罗斯领土扩张的对大阻碍。

“特别军事行动”在半年战争中的最终目标

是反对美国的霸权和对多极世界的渴望,“多极世界秩序轮廓正在形成”。

“在21世纪的多极世界中,不应该有不平等、国家和人民歧视的存在。因此,我国主张在实践中落实国家主权平等和人人有权拥有自己发展模式的主要国际法律原则。”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为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以及“俄罗斯被孤立的处境”辩护道

然而,在 9 月 1 日,“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再次发生了变化。俄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与学生会面时表示,驻扎在顿巴斯的俄军正在保护俄罗斯。

“我们的士兵,顿巴斯民兵的使命是制止这场战争,保护人民。当然,也是为了保护俄罗斯本身,因为在今天的乌克兰正在建立一个威胁俄罗斯的“反俄飞地”,而在乌克兰战斗的俄罗斯士兵是在保卫顿巴斯地区的居民,也是在保卫俄罗斯本身,”普京表示

目前尚不清楚占领哈尔科夫、扎波罗热、赫尔松和尼古拉耶夫地区与他宣布的所有目标到底有何关系。

“现在的地理位置不同了,这不仅仅是关于 DNR 和 LNR,”指的是所谓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这是俄罗斯支持的乌克兰东部实体。还有赫尔松地区、扎波罗热地区和其他一些地区,并且这个过程是继续的、持续的和持久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解释了有关“特别军事行动”地理范围的扩张。

在积极改变和澄清“特别军事行动”公开宣布的任务的背景下,我们可以对俄罗斯的言论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这是旨在操纵大众意识的多层次宣传,公开为战争罪行辩护以及公然违反国际法。

谈判作为吞并乌克兰领土的一种方式

在谈判过程中,占领者试图让乌克兰依赖于单方面满足他们的要求。这表明俄罗斯人希望在没有损失的情况下占领这些领土,或者总的来说,俄罗斯联邦的外交方案是不可接受的。俄罗斯在谈判进程中的特点是作为占领者发出最后通牒和不断违反人道主义走廊协议。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俄罗斯的要求是确保“乌克兰所有人民的合法权利”,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以及在行政边界内“DPR”和“LPR”的独立性。侵略者的政客们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立场,至少在公开场合没有改变。他们只是对谈判要求进行补充或以新的更复杂的谈判进程作为威胁。

“延长谈判只会给乌克兰带来新的要求。同时,我们并没有放弃和谈。但那些拒绝的人应该知道:以后他们与我们谈判将变得更加困难,”弗拉基米尔·普京

“‘特别军事行动’的结束取决于乌克兰立场的一致性,以及基辅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同意俄罗斯提出的条件。俄罗斯过去和现在都准备好以外交方式解决乌克兰问题——但前提是按自己的条件,”德米特里佩斯科夫

谢尔盖·拉夫罗夫威胁说:“我认为他们不会被允许返回到谈判进程中。”

与此同时,俄罗斯方面正试图将谈判破裂的所有责任推给乌克兰和美国,声称这两个国家比起和谈似乎对继续敌对行动更感兴趣。

俄罗斯代表团负责人弗拉基米尔·梅丁斯基(Vladimir Medinsky)表示,俄罗斯从未拒绝与乌克兰谈判,包括最高级别的谈判。

但由于俄罗斯谈判代表们不能忽视乌克兰被占领领土上发生的“种族灭绝”和“战争罪行”的“事实”,因此,俄乌谈判一再崩溃,这也是乌克兰不愿与这帮“恐怖分子”谈判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连普京也承认,在布恰事件发生后,乌克兰方面的措辞发生了变化:“我们的乌克兰谈判代表们在布恰事件发生之后,关于进一步解决问题的立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乌方背离了原先打算搁置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和顿巴斯领土安全保障问题的立场。

尽管不断受到威胁与警告,即“乌克兰必须清楚俄罗斯的条件”,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占领者已迫切需要暂时停止这场战争。

半年的侵略以谈判小组成员列昂尼德·斯卢茨基的以下声明结束:“如果乌克兰方面宣布准备好进行任何级别、任何形式的谈判,那么我们将讨论并做出回应。”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他们愿意谈判,但只能“在满足俄罗斯提出的条件下”解决这一场冲突。

作为回应,我们可以回忆一下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在乌克兰独立日表达的明确立场:“乌克兰不会拿土地和人民做交易,更不会指望与恐怖分子达成共识。”

备忘录:《如何中断乌克兰的援助武器供应》

普京在圣彼得堡对俄罗斯议员:“如果有人打算从外部干预正在乌克兰进行的特别军事行动,并对俄构成无法接受的战略威胁,俄就将以闪电般的速度回击。”

但世界上已有超过50个国家向乌克兰提供各种武器。在欧盟国家中,只有匈牙利和奥地利拒绝向乌克兰提供武器。

俄罗斯联邦国防部表示:“俄罗斯将对向乌克兰提供防空防御和飞机的国家作出充分回应,”但向乌克兰提供的西方武器类型的清单每天都在扩大。

恐吓西方未果后,俄方对乌克兰军事化的反思在侵略者的宣传中占据了很大的篇幅。他们立即宣布,携带外国武器前往乌克兰的车队将成为“俄罗斯武装部队的合法目标”。

然而,所谓的破坏并没有成功,俄方便开始使用新的叙述方式——“西方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将延长冲突”和“西方要与俄罗斯战斗到只剩最后一个乌克兰人”。

“西方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将延长冲突并造成更多人员伤亡,腐败的乌克兰领导层把他们当作炮灰扔到前线。西方只能延长基辅恐俄的痛苦,” 瓦西里·内本齐亚

俄罗斯宣传也损害了乌克兰平民,据称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使用西方武器伤害平民。

在乌军宣布收到 M777榴弹炮后,俄罗斯立即开始指责乌方用 155 毫米炮弹轰炸平民城市。一个典型又可怕的宣传例子是奥列尼夫卡乌克兰战俘的惨案,据占领者称,是乌军使用“HIMARS”系统炮击了该营地。

与此同时,俄罗斯政客指责乌克兰腐败,称其将西方援乌武器流入黑市

“我们知道其中很大一部分直接从仓库流入走私者手中,然后通过既定渠道进入全球#blackmarket 武器黑市。这些信息几乎公开发布在相关的网络资源上”。俄罗斯驻联合国高级外交官德米特里·波利安斯基在联合国最重要的大会上表示

 但是,俄罗斯无法中断西方对乌克兰的武器供应。乌克兰军事政治指挥部在保存和应用方面证明了其可靠性,因此克里姆林宫开始散播俄罗斯人摧毁西方武器的信息,但却从未提供过可靠的证据基础。

“由于俄罗斯军队的袭击,共有33门美国M777榴弹炮、5套“鱼叉”反舰导弹系统及6个发射器和200多枚(HIMARS)多管火箭系统被摧毁”。俄罗斯联邦国防部长对谢尔盖·绍伊古大加赞赏,但由此也表明了哪些武器确实给侵略者制造了麻烦。

绍伊古称,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打破了西方向乌克兰提供并据说能够从根本上扭转战局的超级武器的神话。然而,不知为何半年的战争以俄罗斯军事进攻的停止而告终。

绍伊古在 8 月 24 日上合组织国防部长会议上的声明:“在特别行动中,我们严格遵守人道主义准则,所采取的打击是使用高精度武器针对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军事基础设施目标——指挥所、机场、仓库、防御区域、军工综合体设施。同时,我们尽一切努力避免平民伤亡。这无疑减缓了进攻的速度,但我们是有意识这样做的”。

 不是宣传,而是讹诈

由于在外交和军事方面没有取得成功,俄罗斯方面为了在战争中获取让步,便集中实施恐怖和讹诈的政策。俄罗斯故意犯下了一些罪行,并将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乌克兰及其西方伙伴。

在整个战争期间,俄罗斯政治和军事领导人用既定的叙述解释了因火箭弹袭击民用物体给乌克兰人民造成的恐惧,即乌克兰军队那平民作掩护。

谢尔盖·拉夫罗夫:“使用新纳粹标志的乌克兰军队和‘国家营’继续利用平民作为人体盾牌来掩护自己。”

据称歼灭大批将军、外国雇佣军和民族主义营成为了其对平民大规模屠杀的正当理由。克里姆林宫的这种言论在其对文尼察、克列门丘克、哈尔科夫、卓普林、尼古拉耶夫和许多其他定居点的可怕炮击中得到了明确地验证。

从实现既定目标的角度来看,俄罗斯的这些行动已经起不到任何威慑作用,因为在经历大屠杀之后,乌克兰人们已无畏生死,决心要与这些野蛮的侵略者们战争到底。同时,“恐怖主义国家”的标签仍属于俄罗斯。

此外,俄罗斯方面还决定挑起粮食、能源和核危机。虽然粮食讹诈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彻底失败,但有关核与能源讹诈仍在继续。

俄罗斯的宣传机器长期以来一直在考虑核危机。早在 4 月,玛丽亚·扎哈罗娃就表示:“我们不排除在核电站挑衅的可能性,首先是在俄罗斯控制下的扎波罗热核电站。乌克兰领导层正在认真考虑打击位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地区卡米安斯克定居点的前企业“普里德尼普罗夫斯克化工厂”的放射性废物储存库的问题。

扎波罗热核电站的挑衅成为事先计划好的核讹诈的主要任务。 “这些天在扎波罗热核电站发生的事情是基辅政权对核基础设施和对这些设施服务人员的犯罪行为的高峰,几个月来没有任何国际反应”,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瓦西里·内本季亚(Vasiliy Nebenzya)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指责乌克兰军队炮击扎波罗热核电站。

俄罗斯方面从未忘记用核武器进行威胁,但仍然发表了关于不可接受使用核武器的声明,因为“核战争中不会有赢家,核战争不应被发动”。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不允许一个拥有核潜力的国家改变对外政策方针。

“任谁都无法改变外交政策,更何况是核国家的政策。国际刑事法院绝无制裁俄罗斯的可能性。惩罚一个拥有世界最大核武库的国家的想法本身就很荒谬。” 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自信地说

同样,早在 4 月,俄罗斯政客的言论中就出现了能源讹诈

“西方国家企图排挤俄罗斯供应商、以替代供应取代我们的能源,这势必会影响整个世界经济,”普京警告说,“这种做法的后果可能将非常痛苦,首先是对这种政策的发起者来说。”

战后半年,由于侵略者减少了天然气供应,欧洲的天然气价格突破了每千立方米 3,500 美元的大关。然而,俄罗斯认为自己是保证欧洲能源安全的可靠供应商。即使是取消对向俄罗斯转让燃气轮机的制裁也没有阻止天然气讹诈。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来说,重要的是要收到表明该涡轮机未经授权的法律文件。在这种情况下,光靠文字是绝对不够的。”

此外,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呼吁欧洲人采取果断行动,并宣布他们会跟俄罗斯搞好关系:“所以行动吧,欧洲邻居们!不要沉默。打电话给你的白痴的领导,让他们来回答。我们会听到你们的声音。你们可以选,要么在俄罗斯陪伴下度过温暖舒适的冬天,要么在没有暖气的情况下骄傲孤独地生活。”

半年的宣传

跟踪占领国的六个月官方言论可以发现,俄罗斯政客立场的永久宣传、不连贯和不平衡。

俄罗斯的宣传机器正试图通过虚假信息和讹诈取得至少一点点胜利或让步。当俄方正在为国内消费者构建一个多极世界秩序的虚幻世界时,乌克兰人却在奋力与敌人战斗以捍卫自己的国家主权。

该专栏是专门反映作者观点的材料。该专栏的文字并未声称其提出的主题具有客观性和全面性。 《乌克兰真理报》编辑部仅作为信息媒介,对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和解释不承担任何责任。《乌克兰真理报》编辑部的观点可能与专栏作者的观点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