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36年后,乌克兰又再次面临前所未有的新威胁: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应对俄罗斯的核恐怖主义?

12/08/2022

就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世界至少经历了两次冲击。先是俄罗斯暴力袭击乌克兰,然后是俄罗斯军队控制了乌克兰在切尔诺贝利禁区的核设施,炮轰并占领了乌克兰和欧洲最大的扎波罗热核电站(NPP)。入侵的俄罗斯军队在这些袭击中显现出明显的核恐怖主义和异常鲁莽的迹象,甚至很有可能重演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灾难。

在切尔诺贝利灾难 36 周年之际,乌克兰正在寻求国际社会对俄罗斯核恐怖主义的回应。在这 62 天里没什么比新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或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威胁更为真实。乌克兰所有的核电站,与全球任何其他核设施一样,都不是为这种情况而设计的,很容易受到战争武器的攻击。最近的战争罪行是俄罗斯在 4 月 25 日犯下的,当时两枚俄罗斯巡航导弹飞越了赫梅利尼茨卡核电战。就在一周前,也就是 4 月 16 日,乌克兰国家核能发电公司(Energoatom) 表示:向尼古拉耶夫市发射的三枚俄罗斯巡航导弹飞越了南乌克兰核电站。

Energoatom stated that the threat of aiming at a nuclear reactor with possible consequences — a nuclear catastrophe — was "high" (photo archive).
据乌克兰国家核能发电公司(Energoatom)表示,瞄准核反应堆可能造成的后果——核灾难,其威胁是“很高的”(图片档案)。

A随着乌克兰战争愈演愈烈,欧盟和西方领导人越来越多地要求切断这个侵略者(俄罗斯)能源部门的重要收入来源,尤其是化石燃料的出口。虽然一些国家曾大胆宣称要切断与俄罗斯的一切联系,停止任何形式的合作,但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的几轮官方制裁似乎没有预期的那么全面。

在之前采取的五项制裁方案中,欧盟支持煤炭禁令,对 7,000 多名俄罗斯个人和法人实体实施制裁,并将多家俄罗斯银行从 SWIFT 中移除。当西方国家担心石油和天然气禁运将如何影响其经济时,核能部门也有类似的问题需要解决。该行业对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 (Rosatom) 以及拥有俄罗斯衍生资本的公司的依赖度很高。全世界的核工业都严重依赖俄罗斯的铀进口、VVER 燃料供应、核电站的维修和维护以及新建核电站的计划。

The Russian military's shelling of the Zaporizhzhia nuclear power plant
3月4日晚,俄罗斯军队对扎波罗热核电站进行了炮击。

如今,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 (Rosatom)拥有356 家企业,是全球核市场的领先企业之一。其排名:

● 海外业务组合规模排名第一(36 台),

● 铀浓缩排名第一,

● 铀储量和铀矿开采排名第二,

● 核燃料生产排名第三。

作为对 2022 年 2 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反应,芬兰已经停止了 Hanhikivi-1 项目,然而匈牙利或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效仿。匈牙利政府并不打算暂停 PAKS II项目,该项目由俄罗斯国家贷款资助,并于 2014 年未经招标就授予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它的其他合作伙伴,尤其是亚洲国家,正试图维持现状,不拒绝俄罗斯的服务。此外,2020-2021年,越南、玻利维亚和塞尔维亚政府通过与俄罗斯国有企业签署建设国家科技中心的协议,加入了俄罗斯的合作伙伴名单。

欧盟和美国的电力行业都依赖俄罗斯进口铀,这对于为其核电站供电至关重要。最近美国对俄罗斯能源进口的禁令以及欧盟的制裁均不包括铀,在 2020 年,美国铀采购总量的 16% 来自俄罗斯。同样,同年俄罗斯在欧盟铀供应中所占份额为 20%。另外 19% 的欧盟铀进口来自哈萨克斯坦,该国政府与俄罗斯关系密切。

欧洲更大的能源问题依赖于俄罗斯的核燃料组件。 5 个欧盟国家的 18 个核反应堆依赖俄罗斯的燃料供应。匈牙利、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的大部分VVER反应堆的核燃料都是由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旗下的俄罗斯核燃料制造企业TVEL供应的。自入侵开始以来,斯洛伐克和匈牙利通过空运收到了几批用于其核电厂的核燃料,一旦飞机坠毁,其他国家就会面临放射性沉降物的威胁。保加利亚和捷克共和国没有取消其核电厂的供应协议,尽管它们有足够的燃料储备来维持未来两年的运行。

Two Russian cruise missiles flew at low altitude over the site of the Zaporizhzhia NPP in the direction of Zaporizhzhia
据Energoatom 称,在 4 月 26 日切尔诺贝利灾难周年纪念日,两枚俄罗斯巡航导弹低空飞越扎波罗热核电站,并朝扎波罗热方向飞去。 供图:24 Kanal

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在欧盟拥有众多生产设施和附属公司,通过燃料进口、铀废料出口或建造新反应堆,确保与多家欧洲公司紧密合作。德国环境和人权非政府组织 Urgewald 披露了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欧盟顶级公司,包括法国核电巨头Orano、捷克SKODA JS、法国Framatome、法国电力公司EDF、德国能源公司Siemens Energy等。 Siemens Energy 与 Framatome 一起为 Rosatom 的核电站提供仪表和控制设备。该公司停止了俄罗斯境内的所有新业务,尽管现有项目不会成为欧盟制裁的一部分。与 Rosatom 合作的完整公司名单可以在网站资源Defuel Russia’s War Machine中查看。

今年3月,由乌克兰环境和气候组织组成的乌克兰能源转型联盟(Ukrainian Energy Transition Coalition)向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以及欧洲各国政府发出呼吁,要求停止进口俄罗斯铀,并停止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的一切形式的合作。在美国,核信息和资源服务组织(NIRS)加入了乌克兰对俄罗斯核工业制裁的呼吁,并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作为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回应,文明国家正想方设法加强对俄罗斯的制裁,并减少自身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性,在核领域也需要采取更果断的措施。特别是:

● 取消与Rosatom 及其所有子公司的所有合资企业;

● 暂停所有俄罗斯在国际原子能机构、行业协会和研究项目的代表;

● 终止与Rosatom 子公司TVEL 的核燃料供应合同;

● 对Rosatom 及其子公司的管理层实施个人制裁;

● 禁运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进口的铀;

● 冻结Rosatom 及其子公司的海外资产。

最关键的是,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负责维护俄罗斯的核武库——正是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乌克兰发动侵略战争时用来威胁北约的武器。在入侵期间,Rosatom在俄罗斯对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和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定向袭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直接参与核恐怖主义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战争对乌克兰核设施造成的威胁以及 Rosatom 工作人员参与夺取扎波罗热核电站的行为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特别是,国际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 International)致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拉斐尔·马里亚诺·格罗斯(Rafael Mariano Grossi),要求曾在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担任行政职务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副总干事米哈伊尔·查克科夫(Mikhail Chudakov)立即停职。

对俄罗斯核工业实施制裁是必要且可行的,因为其供应和服务并非必不可少。在运营核电站的 13 个欧盟国家中,只有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这3个国家的所有核电生产依赖俄罗斯燃料。另外两个国家芬兰和捷克则通过使用西屋公司生产的燃料,成功地实现了燃料供应的多样化。在欧盟运行的大多数 VVER 型反应堆都是在苏联时期建造的,并且已经达到其运行寿命。该核电站应该在未来十年关闭并更换,以避免因老旧机组设计缺陷而增加的核安全风险。

今天,由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直接参与俄罗斯的核武器计划以及普京发出的核恐怖主义的威胁,使得所有公司和政府立即切断了与俄罗斯国有核公司的所有联系。

Oksana Ananieva,可持续能源项目协调员,非政府组织 Ecoaction
Oleh Savilytskyi,环保部改革支持小组高级乌克兰的自然资源专家

阅读更多关于乌克兰核电站发生的事情:

1. 有关切尔诺贝利信息更新

2. 扎波罗热核电站的最新情况, 核灾难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