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和故事
战争期间 故事

“我们的力量比敌人的导弹更强大。”乌克兰能源工人的三个故事

12 月 22 日是乌克兰能源日。今年,这个节日有了新的含义,能源行业成为保护乌克兰人的另一条战线。

据能源部称,自 2022 年 10 月以来,敌方导弹和无人机破坏了我们所有的火力发电站。目前,18 个此类设施中有 12 个位于乌克兰控制的领土内。

俄罗斯人不断地试图摧毁乌克兰的能源系统,使其从一个原本就对公众保密的企业变成了一个更加保密的企业。

本篇文章讲述了乌克兰能源公司 DTEK 一家受影响的发电站的三个能源工人的故事。该材料的发布需要遵守以下条件:不能展示工人的面孔,不能拍发电站全景,不准发布任何表明发电站位置以及当前容量的信息。

拉里萨

在“人-涡轮-电”的神奇链条中,拉里萨占据了主要位置。为了让提供电流的巨大机械装置运转起来,需要大量的水蒸汽,这正是拉里萨和她的同事们主要负责的部分。

秋季的某一天,这位拥有十五年经验的化学技术专家正在做她的日常工作 ——监测锅炉用水的制备情况。当警报响起时,拉里萨让她的同事躲进防空洞,自己却留了下来。

“我们这里属于一道不能停止运转的持续清洁和服务的工序,”她解释道。 ——留下来是必要的,以减少以后的复工时间。

导弹坠落在距离两百米的地方。我不得不倒在地上,用双手抱住头。背部被玻璃划伤,随后被送去医疗中心后在腿部又取出了一些玻璃碎片。但在那之前拉里萨的第一反应还是立即跑去拯救设备。

巨大的涡轮机只是火力发电站能源生产链中的其中一个环节
所有照片:DMYTRO LARIN

–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一切都是下意识行为。大概是我太愚蠢了吧! – 她笑了。

随着被震碎的玻璃四处飞散,电话一个接一个地响起。第一个是她年幼的 12 岁女儿,她哭着问:“妈妈,你还好吗?”。

在工作人员充满戏剧性故事的笑声中既没有吹嘘也没有歇斯底里的音调。也许是因为她知道:现实中有些人比她更加辛苦。

她的丈夫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半辈子。几年前,他开始从事贸易,2月24日,他以志愿者的身份去到了前线。参与了解放赫尔松的行动。现在正在“顿巴斯的地狱”中战斗。

火力发电站需要大量的水和工业潜水员来产生能量

尤里

-原来是一个正常的轮班, – 尤里回忆道。 – 我总是提前到达岗位,以便了解今天值班的安排。当我正在熟悉这些安排时,一枚枚导弹飞来了。

幸运地是,这座建筑本身就很高,就算被击中,也不至于将他们困于地下。这是一次严重的崩塌。建筑内的一切都在剧烈晃动。门被砸得粉碎,存放员工物品的衣柜倒塌。墙壁被部分摧毁,通道里全是掉落的砖块。

– 刚开始炮击的时候,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往哪儿跑, —— 他继续说道。——因为 到处都在坍塌。厂房内还有一个钳工,离我很远。我们互相大声问侯着:“活着?” – “活着!”。我们在一个地方汇合后,便开始一起往外跑。

导弹袭击期间,企业的防空洞是乌克兰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全面入侵后,尤里与其他人一起加入了当地的领土防卫部队。在检查站工作,帮助警察和军队。后来他开始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然而这份工作后来却成为了他所在城市里最危险的工作。

– 炮击发生以后你是如何克服恐惧让自己再次回到岗位上的呢?他喝了杯咖啡,抽了根烟,稍稍平静了一下,继续说道。(在那之后)我脑海中甚至没有出现过一次想要辞职的念头。

越是到这种时刻,你越是要尽你所能,做你能做的。我知道我为什么工作,我也知道我的工作现在对人们有多么重要。我有一种感觉,我还在前线,只不过是”能源前线”,- 男人笑道。

尤金

“他们已经在嘲笑我了:‘连吓你一下都很难!’”燃料运输员尤金谈到他遭遇火箭弹袭击的经历。

几个月前,他离开了八年前战争爆发的前线斯洛维扬斯克,在 DTEK能源公司的一家发电站找到了一份工作。

– 2014 年,我们的斯洛维扬斯克发电站(是一家国有企业 “Donbasenergo”)遭到严重破坏, – 该男子说。 ——而现在这种情况无处不在。当有人问,我们的能源系统是否能存活下去时,我说:“百分之一百,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尤金的话并不是瞎说——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经历过 90 年代,能源公司在 2014 年战争开始时被摧毁、恢复、接着遭到新的炮击。所以现在真的很难吓到他,就连想要给他个惊喜都很难。

开放地区的电力设备同样遭到多处破坏。因此电力工人必须在任何天气情况下工作

克里米亚的占领、顿巴斯战役的开始、全面入侵以及 2022 年对能源系统的大规模袭击并没有让尤金重新意识到自己的职业有多么重要。

– 或许会有人在某个地方骂我们(能源工人),但我已经不会再有任何情绪, – 他笑了。 – 我从业30年,工作时间太长,习惯了也就不在看重这些批评。因为我知道这只会影响和妨碍我的正常工作。而且我个人认为试图说服别人这件事是毫无意义地。

我知道我工作的价值。这种理解甚至在战争之前就已经存在,伴随着成长和经历。我们不需要同情。我们唯一需要的就是防空系统。其他事情我们会自己处理。